中国第一PUA浪迹小宇学长——全民情敌(31)

原创 admin  2020-05-03 13:21:46  阅读 1601 次


PUA泡学网旨在帮助男生在社交中给与之相爱的女生带来真正的爱情体验,不让大家因为不会跟女生聊天,或是木讷呆板,或是自卑懦弱而错过自己最爱的人。同时我们将继续传递正确恋爱价值观,坚决抵制不良PUA和五步陷阱,还“两性情感”一个真正纯净健康的社交环境!


故事开篇:中国第一PUA 浪迹成长史

下一篇:中国第一PUA 浪迹成长史(三十二


新的PUAMAP团队成立的第一个月,因为之前的积累,虽然团队解散有所影响,但是还是做了十万业绩。

 

月底分红的时候,我特意把钱全都取成了现金。我们三人一起约在了陈东的家里吃饭。

 

陈东是个典型的富二代,家里在西门有好几套房子。而他自己住的是一个两层的接近400平的大房子。这是我第一次去到他家里参观。到了才明白我跟真正的富人差距有多大,虽然我已经买了BMW,但是不得不说,还是活的像个屌丝。

 

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把钱拿出来,等陈东躺在沙发上发呆的时候,我悄悄的绕在他身旁,把两万多的现金,砸在他的脸上。

 

“啪”两捆沉甸甸的百元钞票砸得他龇牙咧嘴,他跳起来正要骂我,突然看到眼前诱人的红色。他连忙把钱紧紧揣在怀里,疑惑的问我:

 

“你干嘛!这个钱是怎么回事?”

 

“上个月的分红,这就是。”我看到他的样子就想笑。

 

“这么多?”他看着厚厚的两捆多,眼睛瞪了出来。

 

“上个月做了十万多业绩,然后拍节目花了几千,其他就没有什么开销了,这是你应分的。”我笑嘻嘻的跟他说。

 

他拿着钱有点坐立不安,毕竟上个月我们团队才组建,他其实什么事都没做,如果说最辛苦的,可能就是帮我举了一天电脑了。在团队组建的时候,其实我心里早就想好了,也算是给他们信任我的回报,一份见面礼吧。

 

随后我又把相同的一份钱递给饺子,他就比较淡定了。两年前他在给我做采访的时候,就知道我们其实挺赚钱的,能拿那么多,完全是在意料之中。

 

陈东拿到钱,有点激动,他突然问我:“上个月团队都解散了,还能做这么多,那正常的时候,岂不是还要多?”

 

“分家那个月,我们做了十六万。”我回答。

 

“相当于分开后他们两个做了六万。”陈东简单的算了一下。

 

“我觉得不止,他们这个月应该也做了十多万,毕竟之前所有客户都在型男手上。”我简单的算了算,告诉他。

 

“我日,那两个大学都没毕业的人,一个月赚十万?”陈东吐了吐舌头,我知道他这个法国回来月薪4000的海龟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但,这毕竟就是事实。

 

“我们好好做,这个市场很大。”我看平时都跟在我们后面跑跑龙套打打杂的陈东终于对这个事情来了兴趣,乘胜追击道。

 

“好!MD,干死型男小倪这两个叛徒!”陈东拿了我的钱,爱屋及乌,跟我同仇敌忾起来。

 

第一个月分红的那天,我们三人齐聚一堂,讨论的非常热烈,在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面前,所有的怀疑在这一刻破碎,这一刻我们三人才真正的同心,准备放开手脚大干一番。

 

我们讨论的最主要的一件事,还是成立半年的坏男孩将在丽江召开的第一届行业会议。当时坏男孩的运营叫金石,他负责网站日常的一切事物,一般都是型男跟他打交道比较多。

 

团队解散后,我才联系上了他,结果他给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浪迹,你到底要不要参加丽江的峰会?我们准备选一个年度PUA出来。”

 

这时候我才知道,型男一直瞒着我坏男孩要举办峰会的事,他妄想用这样的方式制造我的缺席,这样小倪便成了年度PUA最有利的竞争者。

 

我算是真正见识到了型男的阴毒,我连忙在电话里答应了参加峰会的事,同时心里也有种不好的预感:当今的PUA格局,在我贪玩的这几个月,正进行悄悄的改变。

 

那天晚上,我们讨论了很久,都是关于丽江峰会的一些行动计划。我跟他们强调,正是因为我在2012年泡学网峰会上的良好表现,才有了如今的我。

 

见我把这事情说得如此严重,他们俩虽然没有经历过那段腥风血雨,但也能感觉到峰会对于我们新PUAMAP团队的重要性。

 

“实在不行只有这段时间赶紧做后期,到时候你用《把妹地图》去争取一下了。”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饺子突然说。

 

“那是我们的秘密武器,就这样拱手让人?”只有我才最能了解这档节目对于新团队,对于饺子是多么的重要,如今我们的孩子还没出来,就快要易名。我不是很赞同。

 

“你都说了这个峰会很重要,为了争取这个年度PUA,我们只能这样做。”饺子无奈的说。

 

“但是我才是名副其实的年度PUA啊,坏男孩里那么多人,谁能有我的威望?”我非常不解。

 

“型男也是不省油的灯,为了保险起见,这两天我把后期做出来,到时候你拿着节目去谈。”饺子没有我那么感性,他权衡了利弊后,还是坚持他的想法。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出发了,2014年7月20日,我带着才做好的《把妹地图》第一集,踏上了去丽江的飞机。

 

落地安排了住宿后,我跟几个PUA碰了头,同时也看到了型男和小倪。他俩看到我明显有点诧异,型男做梦也没想到他如此严防死守,还是被我抓住了最后的机会,来到了峰会。

 

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俩就鬼鬼祟祟的在那窃窃私语,我没有搭理他们。

海量全套PUA聊天干货案例教程,以及最新把妹聊天话术与约会现场操作流程,助你实战撩妹完美无死角!
立即点击,查看把妹课程核心内容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是此刻最好的诠释。饭后,有个之前承蒙我照顾很久的新人悄悄的找到了我。

 

“浪哥,我听说,型男和小倪在联合所有的PUA抵制你。”他告诉我了个惊人的消息。

 

“啊?”我一下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虽然我的名声在此刻还是隐隐高出他们所有人一头,但是如果他们联合起来,后果将难以预料。“你怎么知道?”我问他。

 

“他们貌似每个人都找了,也找了我,开始的时候我不相信,为了劝我入伙,型男告诉我说凡尘,Amigo已经答应加入了他们。”

 

听到这个消息,我呆若木鸡,这位兄弟看我久久不说话,找了个借口也告别我离去。

 

此刻我再也保持不住淡定,我连忙给Tango发了个信息,“有空吗,一起聊聊?”

 

很快,我收到了Tango的回信,他告诉我他在二楼的露台喝茶,我立马拿着笔记本电脑上了二楼。

 

“浪迹啊,我以为你这次不来了呢。”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见Tango,第一次是一年前的五一,同样是在丽江,此时故地重游,颇有老友重逢的感觉,他亲切的一句话,让我心安不少。

 

“我不知道举办峰会的事。。。”我有点汗颜。

 

“你也是,听型男说你天天打牌也不带学员,这样可不行。”Tango劝我说道。

 

我这才明白型男背后捅我刀子的事真的没少做。不过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痛定思痛,我早已今非昔比,我无所谓的笑了下:“之前搞不懂状况,现在知道了哪个才是真正适合我的事业。”

 

“哦?”Tango抿了一口毛峰,慢慢的放下茶杯,好整以暇的看着我,等着我娓娓道来。

 

“说实话,之前一段时间,有点找不到北,你们不做一线PUA培训后,我觉得我已经是天下第一,放松了警惕。再加上我想到有了型男和小倪,想把机会更多的留给新人,结果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不过现在好了,我已经找到了新的团队成员,然后…”

 

说着,我打开电脑,点开我们才做的新节目,继续道:“我们做了新的节目《把妹地图》,你可以看看。”说完,我点了播放,把电脑推到Tango面前。

 

Tango饶有兴趣的没有跳一帧的看完了,他关上电脑,我一时有点看不出他的想法。

 

“节目还行,你给我发信息,就是给我看这个节目的吗?”他突然问我。

 

一下我不知道如何开口,毕竟给他看了节目,我更希望能听到他的表态,没想到他又把皮球踢了回来。

 

犹豫了半天,我还是决定开门见山。“其实我就是来争取年度PUA的。”我看着他,坚定的说。

 

“但是,浪迹,你要知道,这个是投票决定的,不是我说了算。”谈到工作,Tango立马换了一副神色,正襟危坐的一板一眼的说到。

 

我没有被他表面的样子吓到,在步步高做了好几年销售的我,明白此刻他越是这样,越是有戏。只是不知道我开出来的砝码够不够重量。

 

“如果我这次能成为年度PUA,我也算坏男孩半个自己人了,”我看了看Tango疑惑的样子立马又补充道:“当然,你不用给我发一分钱工资。是我把自己看做坏男孩的一员,愿意跟网站共同进退。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愿意把这个新节目《把妹地图》打上坏男孩的logo。”

 

听到我说的话,Tango拨弄着茶具,久久不说话,我耐心的等着他。

 

“浪迹啊,其实这一次年度PUA,好像安迪的票要比你高,但是如今他人都不来,我们作为主办方,也很为难啊。”Tango突然说了一句八竿子打不着的话。

 

“啊?年度PUA都可以不要,他也是个人才。”我一下不知道怎么回应,只能顺着他说。

 

“但是这次投票的时间还没完嘛,我到时问问我们的工作人员,看有没有人改投你,毕竟如果把年度PUA颁给一个人都不出现的人,我们面子上也过不去。”Tango饶了半天,终于点了正题。

 

“啊?这样改票麻不麻烦啊?”听明白他的话后,我也装起了傻。

 

“我尽量试试吧,尽量试试。”Tango一脸为难。

 

“那这个节目你们冠个名还是怎么?”我学他,突然又插了个新话题。

 

“冠名就不需要了,我想了下,每一集开头,你口播一句,我是坏男孩导师浪迹,然后最后字幕的时候,写个坏男孩出品吧。”他仿佛很随意的提了出来。

 

我内心一沉,虽然没有冠名,整个节目算是真正的给坏男孩做了嫁衣。

 

但是此刻,我明白,没有坏男孩就没有如今的我,想通这点,我云淡风轻的说:“这个本来就是应该做的,毕竟,在泡学网这样对我后,坏男孩是我真正的再生父母,为家里人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是应该的。”我把姿态摆的很低。

 

Tango果然很受用,他转头认真的看了我一眼,发现我确实发自肺腑。哈哈一笑,“你要不要尝尝这家的毛峰,我觉得还不错。”

 

“正有此意!”我知道事已谈妥,放下心来。

 

随后我们对峰会和节目的事只字不提,开始聊起过往自己的撩妹经验。这还是第一次我跟Tango面对面的探讨撩妹,跟他聊了两个多小时,我受益匪浅,也真正的确定了,他是真正的实战派。我也从他眼中看到了浓浓的兴趣,这是一种同类之前惺惺相惜的感觉。

 

那天晚上,聊到午夜,我们才依依不舍的告别,这次见Tango,不仅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更意外的是:跟这个如今国内最大的PUA网站的唯一话事人,收获了友情。

 

在第二天的行业讨论会上,Tango主持了会议,说了未来一年的发展方向,在大家焦急又期盼的目光下,终于他说到了今天的正题。

 

“我们坏男孩能在短短半年时间超过泡学网,离不开在座各位的鼎力支持,那么这一次,我们也做了些奖杯,感谢大家这半年来的辛勤付出。”

 

“应该的,应该的。”型男带头一边鼓掌一边大声说道,其余各位生怕被他抢了先,纷纷附和起来。

 

“哪有,是Tango你做的好!”

 

“感谢的是我们,没有坏男孩,现在饭都吃不起。”

 

“哈哈哈,对,谢谢坏男孩的是我。”

 

我冷眼看着这一群嘴炮,发现跪在地上奉承的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在网上有几篇真正称得上“干货”文章的。

 

我一声不吭,看着他们精彩表演,Tango看了一眼型男,后者立马伸直了脖子,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咳咳,”Tango清了清嗓子。

 

“大家安静。”型男转头朝后面的人说了一句,讨论声逐渐平息,这时候的他们又换上了一副紧张的神色,等着结果。

 

“这一次我们会评选出五名最佳新人,五名优秀PUA,三名最大进步PUA,一名最大贡献奖,一名最佳从业者奖。一个年度优秀团队,和一个年度优秀PUA。”Tango从我们每个人的脸上扫过,说了颁奖内容。

 

台下因为紧张而显得特别安静。

 

“现在,我们先来评选最佳新人。”说完,他低头开始开始念着获奖名单。

 

几个我见都没见过的“PUA”带着兴奋的神情陆续登场,我知道坏男孩比起泡学网来说,还是成立时间太短,底蕴太少,需要新鲜血液的加入。

 

我没想到最后一个名字居然是小倪,我才明白Tango的用意,虽然对泡学网和众多老粉丝来说,小倪一直跟着我,已经是活跃在业内第一线两年多的老人,但是毕竟他们成立新的“PUANEY团队”才短短一个月,说是新人也说的过去。Tango这是间接承认了他们独立出来的“合法地位”。

 

小倪笑嘻嘻领了奖,型男在台下一脸得意,我相信,此刻他心里想的更多应该是大把的钞票而胜过了为小倪开心本身。

 

之后开始颁的优秀PUA奖我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身影,凡尘、Amigo也陆续上台。三名最大进步颁给了几个行业新人,我发现了与会的新人基本上都是人人有奖,也明白了Tango的良苦用心,坏男孩的发展,离不开这些小团队的支持。

 

下面的“最佳从业者奖”我一直搞不明白是什么东西,直到我看到型男听到名字后笑嘻嘻的上台,才明白,这完全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奖杯,想到刚刚他在台下的卖力支持,差不多明白,我不禁在心里重新评估着型男的影响力。

 

下一个奖项,最佳贡献,颁给了坏男孩的运营金石,这个奖在我看来是真正的众望所归,毕竟坏男孩有今天,跟他始终在一线团结我们各自为战的PUA团队关系莫逆。

 

最后终于到了最关心的两个大奖。

 

型男一直看到我没有上台也收起了他和小倪纷纷上台领奖的笑容,眼神里有点冷,我换了一副脸色,作出一副紧张的样子,他看到我这样,又疑惑起来。

 

最佳团队颁给了一个叫做“路易团队”的在青岛的团队,名不见经传,但是从他们三人上台跟Tango一直有说有笑我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应该私交甚好,想到型男小倪,心里马上明白,其实这都是内定好的。

坏男孩全套泡妞秘籍,教授恋爱心理学,核心自信,撩妹技术,聊天,快速邀约,私密空间,两周蜕变撩妹高手!
立即点击,查看泡妞课程核心内容!


我一下对接下来的颁奖有点索然无味。

 

当Tango大声的说到,“最后,我们今天最大的奖,可以说是真正的实至名归,相信我把奖颁给他,在座各位没有一个人会有怨言!

 

Tango话还没说完,我就看到在场各位齐刷刷的把头转向了一直没上台的我,我一下五味杂陈,明明说的是“众望所归”,我还是失去了《把妹地图》。

 

从大家一堆的羡慕和祝福中,我觉察到了一丝嫉妒和灰暗,我知道,那是来自于型男和小倪。

 

我没有看他们,好整以暇的等着Tango宣布。

 

“坏男孩第一届峰会,年度PUA得主:浪迹,恭喜!”他看着大家转头看着我,也不打算卖关子,笑着看着我,大声说道。

 

我迎着所有人的目光,大步上前,接过了奖杯